您现在的位置: >> 社会新闻 >>

男子杀好友获对方父亲谅解 被判死缓

时间:2014-12-19 10:41 点击:

  核心提示:近日,北京中院对尤姓男子杀好友案经行宣判,庭审现场由于获得对方父亲的谅解,法院判处其死缓,嫌犯当场连磕八个头向好友父亲哽咽致歉. 2013年7月27日凌晨,浑身是血的郑强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喊疼.这是郑德富最后一次见到清醒的儿子.儿子去世近一年,郑德

  近日,北京中院对尤姓男子杀好友案经行宣判,庭审现场由于获得对方父亲的谅解,法院判处其死缓,嫌犯当场连磕八个头向好友父亲哽咽致歉。

男子杀好友获对方父亲谅解

  2013年7月27日凌晨,浑身是血的郑强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喊疼。这是郑德富最后一次见到清醒的儿子。儿子去世近一年,郑德富总会想起那张因疼痛而扭曲的脸。

  2013年7月26日晚22时,担心酒后持刀的朋友尤洪湧“闹出事”,郑强追出家门劝阻,拉架时被尤洪湧刺扎多刀。他的受伤并没能阻止悲剧发生,尤洪湧的刀还是落在侯军身上,致其当场死亡。而3个小时前,三人还同在一起喝酒吃饭,尤、侯二人因饮酒多少起了争执。

  案发当日,26岁的尤洪湧投案自首。四天后,和他同岁的郑强因抢救无效身亡。

  昨日,北京市一中院判决被告人尤洪湧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被告人赔偿两名被害人家属共计十四万九千元。

  法院表示,“死缓”的判决除了考虑到尤洪湧有自首情节、其家属赔偿了被害人家属部分经济损失外,还与被害人郑强的父亲郑德富的谅解有关。今年4月,本案正式开庭审理后,郑德富请求法官,“能给留一命,就留他一命吧。”

  被告人磕头8次哽咽致歉

  昨日上午,戴着手铐、脚镣的尤洪湧走进法庭时,旁听席上的父亲尤志龙眼圈泛红。近一年来,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儿子。

  听到“死缓”的判决,尤洪湧微低的头抬了一下。

  宣判后,法庭的程序并没有结束。“经历了与儿子诀别之痛的父亲,强忍丧子之痛,含泪为被告人尤洪湧求情,希望法庭给尤洪湧一个生的机会,让他的父亲不再失去儿子……”法官宣读对被告人的寄语时,尤洪湧的肩膀开始抽动。

  离庭前,尤洪湧表示他有话要说,他面向郑德富和侯军的家属,紧接着,“对不起”接连不断地从他嘴里涌出。

  突然,将近1米8的尤洪湧跪倒在地,向郑德富磕了8个头,边磕边哽咽着说“对不起”,起身,再跪,再磕头,又向侯军的家人道歉。

  郑德富一直紧绷的脸松懈下来,他赶紧用手抹去眼角的泪。抹泪的,还有坐在旁听席的尤志龙。

  尤洪湧的辩护律师丁海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情景,他曾在看守所会见被告人,“沉默寡言,比较木讷,只是一直说着‘后悔后悔’,委托我让他爸尽量赔钱给郑家。”丁海江觉得,尤洪湧的这一跪里,有悔、有歉也有谢。

  饭桌起争执刀扎拉架朋友

  尤志龙到现在都在后悔,要是他没叫儿子帮他盖房,儿子就不会回家住,也就不会和朋友喝酒后闹事。

  2013年7月26日,延庆后所屯村,忙完一天农活的郑强和女友招呼几个朋友来家里吃饭。平日里,郑强与叔叔辈的侯军(殁时51岁)关系近,当日上午,好哥们尤洪湧还帮着郑强家收了几筐杏,三人自然凑在一起吃晚饭,喝了白酒和啤酒。

  饭桌上,尤洪湧和侯军突然吵了起来,“他给我倒酒我没喝,他就一直说我,我挺生气。”尤洪湧投案后向警方供述,争执后,他帮郑强的女友收拾鱼,侯军仍不断数落,他曾抄起菜刀想吓唬对方,但被制止。

  回家后,尤洪湧拿起挂在墙上的东洋刀,翻墙进入郑强家,寻找侯军无果后,他朝侯军家走去。担心出事,郑强追了过去。

  当日22时许,酒后的尤洪湧携带尖刀来到侯军家院内,持刀刺向前来劝阻的郑强颈项部、躯干部,随后又捅侯军的躯干部多刀,侯军随即倒在墙角。

  郑德富赶来时,郑强浑身是血,靠坐在侯家大门前,尤洪湧则躺在郑强身边,院里的侯军已经身亡。

  投案自首前,尤洪湧给父亲打了个电话,“我惹事了,把人扎了。”

    作者:佚名 来源: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