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社会新闻 >>

女干部为贫困户送电视遇车祸身亡 上千民众送别

时间:2017-12-31 14:49 点击:

  核心提示:精心准备了一天,带着两台电视机和对贫困户生日的祝福,45岁的四川泸州市古蔺县文体广电旅游局扶贫干部余芬奔波在途中,却因一场车祸永远地走了。 当天,她的丈夫开车送她下乡,他也准备去给一贫困户治疗腿病,也在车祸中受伤。遇难前,当地村干部曾提出天色

精心准备了一天,带着两台电视机和对贫困户生日的祝福,45岁的四川泸州市古蔺县文体广电旅游局扶贫干部余芬奔波在途中,却因一场车祸永远地走了。

当天,她的丈夫开车送她下乡,他也准备去给一贫困户治疗腿病,也在车祸中受伤。遇难前,当地村干部曾提出天色已晚明天再下乡扶贫的建议,余芬执意前往,希望在贫困户生日当天,把电视机送到她家中。

在余芬的家乡古蔺,上千名群众自发前往悼念这位扶贫干部,沿街站立为她送别。人们手里举着悼念余芬的布幅:“你不认识我,我却记住了你。”

贫困户的生日

12月24日,周日,同事小涂给余芬打了个电话,“今天要去啊,我跟你一路。”平时要上班,在本该休息的周末下乡扶贫,成了古蔺很多扶贫人员的常态。“要下乡,打电话问几个同事,总会有人要下去,很容易搭到便车。”一位公务员说。

下午4点,太阳已经慢慢靠近了西边的山头,天阴了下来。这次下乡的时间稍微晚了点,上午,余芬花了很大的力气,卸下了自己家中的电视机,又到街上买了一台新的。

每个周末和余芬走访贫困户,已成为太平镇走马村监委会主任周林的惯例,这一趟,余芬提前几天就跟他约好了。

不过出发当天,周林在电话中告诉余芬,“已经下午了,干脆你明天再来。”余芬没有答应,她说,“吴仁芬家的电视坏了,要给她送台电视过去,让他们把电视看起,今天是她的生日。”

70岁的吴仁芬是太平镇走马村村民,儿子周光文50多岁,余芬第一次见他时,他正蹲在屋门前捡路人的烟头抽。周林记得,“她对这家人格外上心。”

余芬有驾照,但不经常开车,乡下县城两头跑,她又重新握起了方向盘,走马村驻村干部陈西记得,“晚上开夜路,我们都担心,她也很仔细,有时候几十公里路要开2个小时才回得了县城。”

当天,余芬让丈夫陈开政开车送她,正好,丈夫也准备过去,给他帮扶的一位贫困户治疗腿病。下午4点半左右,她和丈夫一起接上小涂和另外一名同事贾思浓,从古蔺县城出发,前往30公里外的太平镇走马村。

最后一段路遭遇车祸

古蔺县城到太平镇已经有了便捷的高速公路,不到半个小时,车辆就到了太平镇收费站。

前往吴仁芬家中还有一段并不好走的小路,走马村村主任李正刚跟余芬打了个电话,他让余芬先来自己家吃晚饭,然后骑摩托车送她去。“但她执意要先到贫困户家中,说贫困户还在等着她送电视。”

当天,余芬准备把电视送到吴仁芬家中之后,再到村长家中借宿,第二天继续走访贫困户,丈夫的车里还装有伙食,“每次下乡来,都要自己带吃的,就怕给我们增加负担。”周林说。

因为出发前联系了贫困户吴仁芬家人,通知了送电视机的事,吴仁芬早早地跑到高速路口,等着余芬。两人见面,吴仁芬提出把电视放在路边的小卖部,“太重了,到时候我让别人来帮我搬。”吴仁芬说。因为通往家中的路,又烂又陡。

余芬请吴仁芬坐上车,要连人带电视机一同送到她家里去。这时,同车的小涂和贾思浓下车和她们分别,前往各自帮扶的贫困户家。

2013年,因为刚刚接手扶贫工作的贾思浓,没有基层工作经验,余芬每次都会把她和其他三名年轻职工带在身边,一起下乡了解农村,入户与贫困群众沟通交朋友,她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次和余芬一起下乡了。

余芬和丈夫载上吴仁芬,继续驱车往她家中赶,下午5点10分左右,车辆行至前往走马村的一处急弯坡道时,突然发生侧翻,陈开政和吴仁芬受伤,余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没有再醒过来。

都是小事却件件感人

走马村距太平镇约5公里,幅员10.4平方公里,全村共1308户,其中贫困户107户,392人,以传统的种养殖业为主。

作为古蔺县文体广电旅游局的定点帮扶地之一,最初走马村贫困户在分配给局里面职工时,是按每位职工5人的标准,余芬一位同事说,后来发现多出来一户,还没等安排,余芬就主动要过去了,“大家都晓得,她帮扶的贫困户比我们多。”

“你要说她的故事,有太多了,都是小事,但每一件都感觉不容易。”余芬的一位同事这样说。

在余芬建立的帮扶对象工作微信群里,很多和帮扶对象的交流,时间都是在晚上。丈夫陈开政帮忙看腿病的人,叫周应海,初次与余芬见面,周应海一瘸一拐的走路姿势便引起了她的注意。

一条信息记录着她生前和这位帮扶对象的交流,“周应海好!关于你要来古蔺县中医院找我先生陈开政看病的事,请你带上身份证、医保卡和太平镇卫生院的转诊证明,就可以来了,来前切记给我打电话联系,我好事先给我先生约时间……大家千万不要乱去贷款特别是高利贷哟!要计划开支,逐步积累,逐步发展。”

由于经济基础薄弱,当地很多贫困群众思想观念落后,古蔺县一扶贫干部说,开展精准扶贫工作以来,在不少贫困户中间形成了“等靠要”的观念,为了帮助这些贫困群众转变落后思想,余芬没有少想办法、少花力气。

贫困户袁图先的儿子——30多岁的王新应,因为家庭经济条件不好,一直未婚,但是王新应既没有患病,又不是残疾人,余芬很是着急。

“幺儿哥(古蔺方言,对儿子或晚辈的爱称),快点过来,你还认得我不,我是两天前到你家来帮助你的帮扶人余孃孃啊!”走马村村主任李正刚回忆,每一次见到王新应,余芬都会这样亲切的称呼他。

王新应一直想成家,他告诉余芬,“以我现在这个条件哪个会跟到我嘛!房子又烂,家里又穷!”

“幺儿哥,我给你说,我都是农村人,小时候家里也穷,但是我们志气不能穷,精神面貌不能穷,房子烂,不关事,我们能劳动,再说政府不是也在帮助解决吗?”余芬将自己的人生经历讲述给王新应,她的任务,就是先建立起了与贫困群众的情感纽带,激励了贫困群众脱贫的信心和决心。

12月24日,周应海和王新应还没来得及见余芬一面,他们从村民的口中得知,余芬出事了。

殡仪馆被围得水泄不通

作为国家级贫困县,古蔺县每一个贫困村有一个以上的帮扶单位、一个驻村工作组、一名第一书记、一名驻村农技员,每个贫困户有一名帮扶责任人。据古蔺县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每名结对帮扶责任人联系贫困户户数为5-10户,帮扶责任人每月到村开展工作不少于2次。

古蔺县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1.69万人、贫困村117个,贫困发生率15.3%。2014-2016年,全县累计减少贫困村22个、贫困人口6.04万人,贫困发生率降至7.4%。

而根据《四川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印发<四川省2017年贫困退出验收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经贫困村自查申请、乡镇初核、县(区)达标认定、市级审核认定、第三方评估等程序,古蔺有45个村达到了贫困村退出标准,不过脱贫摘帽,依然任重道远。

从古蔺县东新乡走出来之后,余芬在叙永、古蔺两地当过教师、乡镇文化干事,2001年到古蔺县文体广电旅游局工作,在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任职。

这位已经45岁的扶贫干部,生前曾经先后被评为“抗击非典先进个人”、“优秀组织工作者”、“优秀办案队员”。余芬生前的多位同事和与她相熟的人向记者透露,扶贫工作,只是余芬身上让人敬佩的一个方面,“她常说扶贫不是简单的给予,而是要和贫困户们站在一起,共同面对他们的困难。”余芬一位同事回忆。

余芬的追悼会,在古蔺县殡仪馆举行,这天是12月28日,原本并不宽敞的殡仪馆,被前来悼念的人围得水泄不通。

出殡的队伍从古蔺县新体育中心沿金兰大道通过,沿途上千名自发前来为余芬送行的群众,沿街边站立,手里举着悼念余芬的布幅:“你不认识我,我却记住了你。”

余芬(右)生前在贫困户家中走访。古蔺县委宣传部 供图

这一天,这座川南边陲上的小县城,沉寂在一片悲伤中。

    作者:佚名 来源:未知
  • 娱乐导航网址大全() © 2015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