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社会新闻 >>

江歌案庭审第4天:陈世峰称刘鑫推江歌出门,捅人只是不小心

时间:2017-12-15 17:19 点击:

  核心提示:江歌遇害案庭审的第四天,四天来,主页君密切关注着庭审的最新进展,希望正义快点到来。然而真实远比小说更荒诞,陈世峰的陈述再次将刘鑫推上风口浪尖。陈世峰究竟说了什么?检方又对陈世峰有着怎样的新质疑? 江歌遇害案庭审的第四天。 从没有一场异国审判

江歌遇害案庭审的第四天,四天来,主页君密切关注着庭审的最新进展,希望正义快点到来。然而真实远比小说更荒诞,陈世峰的陈述再次将刘鑫推上风口浪尖。陈世峰究竟说了什么?检方又对陈世峰有着怎样的新质疑?

江歌遇害案庭审的第四天。

从没有一场异国审判,能如此牵动民众的视线。四天庭审跟下来,真是让人不禁感慨“真实远比小说更荒诞”,交锋、质疑、反转...…

种种元素充斥在这场“世纪”审判。

在第一天庭审中,陈世峰称,作为凶器的水果刀,是刘鑫从房间里拿出来递给江歌的,并迅速关上了房门,还上了锁,期间,江歌用肘部多次按门铃,但刘鑫都没有给江歌开门。

一时间他的陈述似乎推翻了刘鑫之前所有关于“我没有锁门,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的说辞,而今天他再次将刘鑫推向了风口浪尖。

第四天庭审中,陈世峰回顾了案件现场情况。

他称,刘鑫当时已经进屋,江歌是慢慢向房间走去,门半开着30cm左右,江歌是探出半个身子在门外的。

当时陈世峰拍了江歌肩膀两下,把江歌吓到惊叫,然后他立马捂住江歌的嘴示意她安静。

当时刘鑫问“三叔,怎么了”,陈世峰又顺势掐住了江歌的喉咙,并打算拉她去三楼,江歌立即反抗,并抓向陈世峰的脖子,为证明江歌这一行为,陈世峰还特地指了指脖子上的伤口。

陈世峰称,就在此时,刘鑫把江歌推了出去,同时递出刀子给江歌,说了一句“三叔,你接住,我很害怕”,然后立刻把江歌关在门外,门内有上链子的声音,应该是在上锁。

江歌急忙转身敲门,一边拧门把手一边说着似乎是山东方言。

在此期间,陈世峰说自己并没有听到过江歌说要叫警察,以及刘鑫那句“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他也没听到。

他继续说道,“进不去门的江歌突然拿出那把刀,向我的腰刺过来,我用左手去挡她的刀,她把刀又拿到了左手上。换手后,立刻就刺了过来。我试着把刀夺下来,想把她的手掰开,我要是想弄伤她,就直接刺她了,不是吗?

我以为可以完全掌控,如果我松手,刀不知会刺到哪里,我不能松手。我准备将她的手固定在墙上,她不停反抗,也许想把刀挪到别处,也许力气没有了,刀一下子刺到她的喉咙”。

陈世峰冷静的叙述着发生的一切,仿佛江歌的死与他无关。他只是想证明,江歌致命的第一刀并非是他故意为之,只是不小心而已。

陈世峰在庭上还原画。(来源:凤凰新闻)

他把细节描述的如此准确,似乎违背了一个普通人的记忆,到现在都能记得如此清楚,很有可能只有两个原因:一是他这是经过精心编排的叙述,二是陈世峰杀人时非常冷静且早有预谋。因为在那样紧张慌乱的情况下,人的大脑思维是不可能如此清醒地记住所有的细节的。

但无论是前者原因还是后者,都让人感到陈世峰的冷血和狡猾。刘鑫是整个案情中最愚蠢的人,她一味只想撇清自己,用“看不清,听不见,记不得”来逃避,证词前后矛盾,殊不知这让陈世峰抓住了空子,帮助他逃脱“蓄意杀人”的罪行。

她拼命想撇清关系,而凶手却想拉她“陪葬”。

不仅如此,在今天的庭审中,我们还看到了陈世峰迟到的眼泪。

在此前庭审中,陈世峰除了有一次直直的盯着江歌妈妈外,一直没有眼神交流,今天也是他第一次看向江歌妈妈,他说道“我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对自己的憎恶,我真的真的对不起,此生都无法原谅自己。”

陈世峰称自己曾写过很多次道歉信,但没交给法庭,因为对于他来说,他认为这里是自己唯一跟江歌妈妈见面的机会,他想当面把道歉信递到她手上,想当面跟她说对不起。

而此刻的陈世峰早已泣不成声,背部发抖。

他说江歌倒下之后,他觉得自己“完蛋了,彻底完蛋了”,学也上不成,跟杀了人没什么区别;如果江歌活着,还要承担巨额医药费,他说自己的父母60多岁,退休了没什么工作也没有经济来源,父母的压力会很大,于是心想不如杀了江歌,紧接着又继续刺向江歌。

陈世峰庭上不停的忏悔,当陈世峰的律师问陈有没有考虑过江歌和江妈的心情,陈世峰痛哭,江歌一定不想死,一定还想见妈妈,一定希望有人救她,因为自己,江歌没能跟自己的妈妈说再见。

在整个庭审中,江歌妈妈时而点头、摇头,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只是一直看向前方。

显然陈世峰的陈述再次引起了检方的质疑,14日下午庭审的第二阶段,检方讯问陈世峰,就换洗衣物、单程地铁票、威士忌酒及聊天记录等细节提出质疑。

庭上还原图(来源澎湃新闻)

▶质疑点一:背包中的换洗衣物

在杀害江歌后,陈世峰换上了背包当中的衣物,并在行凶后把带血衣物放回了家里的洗衣机里洗。检方质疑,为何自家洗衣机在能用的情况下,还要去干洗店洗衣服?这些“换洗衣物”可能是为行凶而准备。

▶质疑点二:陈世峰当天未使用地铁卡

根据陈世峰的交通卡信息,一个月以来陈世峰几乎每天都用地铁卡,为什么就案发当天没使用地铁卡?检方认为陈世峰有意规避自己的行踪。

▶质疑点三:陈世峰带去的威士忌酒

检方表示,陈世峰在录口供时未提到“江歌喝威士忌酒”的证词,这一证词系首次在法庭出现,且陈世峰在见到江歌之前已经喝过酒了,有行凶前壮胆的嫌疑。

▶质疑点四:和刘鑫的聊天记录

陈世峰在和刘鑫的微信聊天记录中显示,“为了追回你,我会不顾一切”,检方认为“不顾一切”含有杀意。

▶质疑点五:凶器刺入方向的供述前后不一致

陈世峰曾在第一日开庭时表示自己是从左边刺伤江歌,而今日却改口说自己是从右边刺伤江歌。

检方称有理由相信陈世峰属蓄意杀人。

案件没有视频监控,事实真相无法还原,杀人犯陈世峰残暴冷血,拼命脱罪,主要证人刘鑫谎言连篇,道德缺失。

陈世峰一边说着“刀不是我的”,刘鑫一边回复:“我没有锁门”,你们难不成还想让江歌承认自己是自杀?

由此看来,这两个人简直就是泯灭人性。

而对于我们民众而言,谩骂或者憎恨都是没有意义的,尽管我们对江歌一案的真相,有着几乎完全一致的判断,但作为持续关注这件事的我们都需要有一定的法律知识作为支撑,我们要知道,作为司法中最重要的一环,法庭审讯的严肃性是一定要坚持的。

作为法庭上的对手,辩方和检方在庭审中必然针锋相对。任何对对方的妥协都是对法律的亵渎,所以无论我们多么唾弃辩护律师的行为,表示「律师怎么这么不要脸」,但一定要承认的他所做的事情,在某些程度上也是在帮助江歌一案得到一个合法判决的结论。

所以不管刘鑫是不是犯了伪证罪也好,多么厌恶陈世峰辩护律师也罢,永远不要忘记,真正的杀人凶手是陈世峰,先让我们判完首恶,再来“骂”刘鑫。
丧尽天良何止陈世峰跟刘鑫,下面这位姑娘是被自己的姨夫残忍杀害的,留学生孤身离国离家一定要时刻注意自己的安全,即使是亲人也要有自我保护的意识。

▲遇害女留学生冷梦梅。

成都女孩冷梦梅在澳大利亚被虐杀一案,受到无数华人的高度关注。冷孟梅5年前移居悉尼,毕业于悉尼科技大学,读书期间她一直与姨妈、姨夫巴雷特和姨妈与前夫所生的女儿同住。2016年4月,冷梦梅遭姨夫巴雷特残忍杀害,身体被藏在家中2天后抛尸野外,年仅25岁。(未来网)

>>案情

中国女留学生遭白人姨夫残忍虐杀

据“今日澳洲”等媒体报道,在12月15日的法庭上,法官宣读的验尸报告指出,受害人临死前应该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和恐惧,冷孟梅遭受的致命一刀几乎贯穿颈部,极其残忍。而凶器则是一柄刀刃宽约2厘米的锋利刀械。凶手作案后仔细清理了现场,警方至今未找到凶器。法庭不采信被告早先陈述中,其妻子为他提供毒品的说法。法官也认为被告并无真诚悔意。法官认为被告在谋杀冷孟梅后,为了误导警方调查,精心策划向警方作伪证,故法官认为被告自称失忆为谎言。

遇害女生冷孟梅的母亲张梅也在亲友的陪同下,走进新州高等法院,等待最后的宣判结果。走进法庭前,张梅眉头紧锁,紧抿嘴唇,她正承受的压力和痛苦溢于言表。

12月13日,中国留学生冷孟梅遭其白人姨夫谋杀抛尸一案在澳大利亚新州高等法院召开量刑听证会。凶手巴雷特在法庭上承认所有罪名,并忏悔称“我做过的事情不可挽回,我感到自我厌恶。”冷孟梅的母亲也到庭旁听,希望嫌犯被判处终身监禁。

据澳洲新闻网、今日悉尼等媒体报道,在13日的庭审上,巴雷特承认在残忍杀害冷孟梅后将其尸体藏于家中长达2天时间,再抛尸野外,试图掩盖罪行。他身穿西装,戴黑框眼镜,期间与其代表律师多次细语。据悉,巴雷特被控总计22项罪名,除谋杀外,还包括19项未经许可偷拍他人私处,以及2项偷藏这些色情材料的罪名。他在庭上也对全部罪名予以了承认。尸检报告显示,冷孟梅被捅至少40刀,致命伤是颈部一道40毫米深的伤口,几乎切断咽喉。据了解,冷孟梅在遭受致命伤之后并未立即死亡。(海外网)

▲冷梦梅和外籍姨夫。

>>辩解

凶手称作案前曾吸冰毒 作案时失忆

在庭审上,辩方律师指出,其当事人巴雷特作案时受到冰毒影响,且他有一定的“社会融入困难症”,缺少社交联系。律师认为,之后有很多途径,可以治疗巴雷特在性方面的不正常行为。不过控方有针对性地进行了回应。控方律师称,疑犯在作案前3周已经吸完了冰毒,且其就此提交的证词并不一致。巴雷特声称对罪案过程“失忆”,而为疑犯提供精神评估和治疗的心理学家则在庭上作证,对此表示不赞同。同时他指出,被告拍摄罪案现场的行为,可解读为留到以后观看,他认为这种类型的性犯罪和暴力犯罪,今后再犯的可能性相对较高。

巴雷特在庭上答辩时不断忏悔和哭泣,他称:“我做过的事情不可挽回,这是我罪有应得。我承诺过照顾她,但我背叛了我和她的两个家庭。我憎恨剥夺他人的生命,我更希望有家庭和孩子。我不敢相信,我竟然夺走了她的生命。我感到自我厌恶。”

巴雷特同时辩解,因为之前看了很多亚洲色情材料,故对冷孟梅及其表妹有性幻想,加上案发当日吸食了冰毒,整个人处于不可控的状态且失忆。“吸了冰毒后,我被毒品完全控制了,想法和行为都不受控制。如果没有吸毒,我不会做出这样恶劣的行径”。他说,感觉自己从梦里醒来,发现手机里有令人作呕的照片和视频。等毒品效力减弱后,发现自己浑身被汗浸透。他称自己不适合再被关进监狱,因为被其他囚犯标记为娈童犯,在狱中“差点被人杀掉”。

据悉,被害女生冷孟梅的母亲张女士也到庭旁听。“今日悉尼”报道称,在法庭上宣读的一份受害人家庭陈词中,张女士表示,“自丈夫在地震中去世后,女儿是我生命的全部。我只有一个孩子,就是梦梅,我的一切付出都为她。而她现在离开了,我的生活也因此全毁了。”(海外网)

▲巴雷特出庭。

>>细节

全身赤裸手腕被捆 死前遭受猛烈攻击

据中国侨网早前报道,澳大利亚中国女大学生冷孟梅(Michelle Leng)遇害前先是被扒光衣服,捆住,嘴巴被封住,然后被姨夫刺了几十刀,最后被抛尸在新州中央海岸的一个喷潮口中……

调查官Gary Jubelin说,根据以往经验判断,受害者约在被发现的48小时前遇害,且死前遭受过猛烈的攻击。

2016年4月底,凶杀案探员以谋杀罪起诉了27岁的巴雷特,他与25岁的冷孟梅一起居住在Campsie。这位前IT工作者6月29日在Burwood地方法院提堂,被追加起诉了27项罪名,包括非法拘禁他人以获取优势,猥亵以及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拍摄他人身体的私密部位。其中一些指控涉及一名未成年女孩,巴雷特被指控在她熟睡的情况下拍摄她的照片。他还被指控,在冷孟梅遇害前,曾经多次拍摄自己对着该名女童以及冷孟梅自慰。

警方称,他们搜出的一些材料显示,冷孟梅全身赤裸,手腕被胶带捆住,嘴也被胶带封死。(中新网)

▲遇害女留学生冷梦梅。

>>其人

凶手表面上彬彬有礼 私底下很变态

据媒体去年6月30日报道,冷孟梅母亲张梅女士紧急赶往悉尼出庭,一提到贝雷特,张梅脱口而出“太变态了。”在警方公布的细节里提到,巴雷特还拍了各种视频。对此,张梅表示:“他就是个畜生,是个变态。”

当被问及“巴雷特平时是否有对冷孟梅图谋不轨的迹象”时,张梅表示否认。她说:“我和我姐都被他骗了。平时一家人都是生活在一起的,一点都看不出来他有变态的迹象。现在回过头去看,他就是个两面人。私底下的一面很变态、很恐怖,在人前的时候,又竭力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彬彬有礼的人。他之前从来没有在我女儿面前摸摸搞搞过。我女儿、我姐和我都经常保持沟通的,什么话都说。如果他有不轨,孟梅早就会告诉我们了。他隐藏得太深了。”

据张梅透露,巴雷特的父母是离了婚的,以前跟着母亲、外婆和继父一起生活。他们平时关系也还不错,并没有国内离异家庭的那些矛盾。

张梅告诉记者:“他没有工作,白天睡觉,晚上打游戏。我姐都没说他什么。我们供他吃、供他喝。每次问他工作的事,他就说‘已经投了简历,还没有回复’。出了这样的事,我姐真的很自责,称没看清这个人。”

张梅还说:“家里其他小孩都不怎么搭理他。只有孟梅会很好心地跟他说话。孟梅甚至从来都没有跟他发生过口角,没有想到这个畜生竟然对她下毒手。”(成都商报)

▲冷孟梅母亲张梅。

案情回顾:

2016年4月21日,中国成都留学生冷孟梅最后一次被悉尼坎普西火车站的闭路电视拍得身影后失踪,4月25日其家属向坎普西警局报案。

4月24日上午10点30分,在距离悉尼市中心约100多公里的中央海岸一处国家保护区喷水口,有游客发现一具漂浮着的女性尸体。

4月29日上午8点,警方发布媒体稿,确认此前漂浮着的女尸就是25岁的中国留学生冷孟梅。当天下午1点20分,坎普西警方拘捕了时年27岁的疑犯,检控其谋杀罪名。警方当时透露,该名男子与冷孟梅是认识的。

4月30日凌晨,多家澳洲主流媒体曝出,被捕的嫌疑男子就是冷孟梅的姨夫巴雷特。

5月4日,巴雷特在Burwood地方法院受审。代理律师表示,其当事人不会认罪,此案押后至6月29日再次审讯。

在6月29日的庭审中,警方公布更多案情。除了涉嫌谋杀冷孟梅外,嫌犯巴雷特又被追加指控了27项新的罪名,包括非法拘禁、猥亵、未经许可偷拍他人私处、安装偷拍设备等。
 
    作者:佚名 来源:未知
  • 娱乐导航网址大全() © 2015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