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社会百态 >>

男子陷传销组织被打身亡 家人:电话里只说"累了"

时间:2017-09-23 20:34 点击:

  核心提示:去年8月26日,汉中市汉台区兴汉路皇后酒店对面绿化带外侧突然出现一具男子尸体。有目击者称,死者是一名身陷传销窝点的重庆人,被传销分子殴打致死。 警方现场从死者的随身物品中获悉,死者向某为重庆开县人,今年33岁。摸排中,有线索反映死者与传销组织有
 去年8月26日,汉中市汉台区兴汉路皇后酒店对面绿化带外侧突然出现一具男子尸体。有目击者称,死者是一名身陷传销窝点的重庆人,被传销分子殴打致死。
 
警方现场从死者的随身物品中获悉,死者向某为重庆开县人,今年33岁。摸排中,有线索反映死者与传销组织有关,警方随即对案发周边小区进行了地毯式排查,累计查获了50余名传销人员。
 
27日凌晨,3名嫌疑人落网,警方对另一名贵州籍在逃嫌疑人梁俊杰展开追捕。27日下午,梁俊杰在汉中新体育场附近的出租屋内被抓获。
 
经查证,被害人向某进入隐匿在汉台区的一个传销组织后,不愿交出随身财物和银行卡,26日下午遭到4名犯罪嫌疑人长达1个多小时的殴打,最终向某藏在鞋底的银行卡被搜出,被迫向家人打电话要求将钱打到卡上,其家人分两次向其卡上打入24000元,被犯罪嫌疑人取出,而向某因为伤势过重死亡。
传销就是传销组织通过多层次(MLM),独立的传销来销售或提供劳务,每个传销员除了将货物销售以赚取利润外,还可以介绍、训练他人为新的传销人,并建立新的销售网络来销售公司货物。在公司获取更多利润的同时,每个传销员也在自己的销售网络中获取相应的差额。
 
传销的危害性:扰乱社会经济秩序、影响社会安定团结、引发社会刑事案件上升、家破人亡等社会骚乱。传销的本质在于通过发展下线实现财务的非法转移与聚集,并未创造社会价值,这是它与正常营销的本质区别。 传销不是国家行为,也不可能是国家行为。虽然给当地带来经济刺激,促进了消费,但其本身组织行为对大多数参与者造成无法挽回的危害,违反了人类正常生活和活动。
 


9月18日下午,两男子将一名受伤的陕西男子送到长沙市第八医院后,陕西男子不治身亡,两名男子欲逃走后被医院保安拦住,后经证实,陕西男子是被骗入星沙的传销组织后被打身亡。

9月22日,死者家属联系上潇湘晨报记者,称死者陈波心是以“包揽工程”的名义被人骗至长沙。在此期间,家人曾多次拨打其电话,电话中陈波心声音疲惫,多次说自己“累了”然后挂断电话。

每次接电话都匆匆挂断

据亲属介绍,死者名叫陈波心,今年36岁,陕西安康人。今年9月12日,陈波心从陕西坐火车来到长沙,随后被人带入一处疑似传销窝点内。

家属称,陈波心此前一直从事隧道开挖等工作。这次来长沙前,他在以前的建筑微信群里认识了传销成员,对方称在长沙有一个地铁地下通道开挖项目,已经完成一半,希望找人接手,并开出诱人的价格。

“他来之前就跟我们说了,说先过来看看。”陈波心的外甥陈亚运说,陈波心到达长沙后,并未与家人联系,直到9月13日晚上,陈波心的哥哥打电话给他,打了多个电话都没人接,后来才回了电话。

“他的声音很疲惫,说自己累了,没说什么就挂了。”陈波心的哥哥陈佑心说。

陈亚运说,听到他的声音,家人怀疑他是不是陷入了传销组织。家人在之后的电话中询问陈波心,陈波心否认了,并说自己是在一个地铁项目上班,只是工作比较累。

16日晚,陈波心的姐姐最后一次与其通话,陈波心也没说两句就挂了,仍说自己“很累”。

陈亚运说,几天时间里,家人每次与其通话的时间都不超过2分钟,要么是挂断电话,要么是说完“很累”之后便不再说话。

多部门联合展开调查

“想着他即使陷入了传销,过一阵也会回来的。”陈亚运说,直到9月19日上午10点多,家属接到了长沙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的电话,才得知陈波心“出事了”。

家人心急如焚地赶来。他们从警方口中得知,陈波心来到星沙后即被传销组织控制,想离开但被逼迫交钱,并多次被殴打。“他们估计以为他是来包工程的就很有钱,实际上家里十分困难。”陈亚运说,陈波心没有打电话向家里要过钱,即使打电话也要不到钱。陈波心家在农村,尚未结婚,家里有个近70岁的母亲,常年卧病需要治疗,经济压力很大。

陈佑心说,陈波心的性格比较刚烈,即使有人逼迫,他也不会轻易就范。

9月21日下午,法医已对陈波心的遗体进行解剖。家属看到,陈波心全身多处发肿,“青一块紫一块”。

陈亚运说,此事发生之后,他们还不敢告诉陈波心的母亲,怕她受不了。

同时,他们也从警方处了解到,涉案团伙一共有11名成员,有数名成员已被控制。

记者获悉,目前星沙街道、星沙派出所正联合相关部门对该案件作进一步调查。
 

    作者:佚名 来源:未知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 娱乐导航网址大全() © 2015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