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社会百态 >>

他12岁决定变性14岁又反悔 ?可惜有点晚了

时间:2017-09-12 16:19 点击:

  核心提示:变性手术,是指通过整形外科手段(组织移植和器官再造)使易性癖病患者的生物学性别与其心理性别相符,即切除其原有的性器官并重建新性别的体表性器官和第二性征。变性是一种个体的生物学性别与心理性别发生倒错的心理现象。变性手术可以使易性癖者生物学上

变性手术,是指通过整形外科手段(组织移植和器官再造)使易性癖病患者的生物学性别与其心理性别相符,即切除其原有的性器官并重建新性别的体表性器官和第二性征。变性是一种个体的生物学性别与心理性别发生倒错的心理现象。变性手术可以使易性癖者生物学上的性别与其心理性别协调一致。他们厌恶自己的身体若被恋爱及工作方面的问题所困扰时,心理长期处于应激状态使他们表现出一些负性情绪反应如:情绪不稳定焦虑与恐惧;悲观与孤独等。
话说,我们看过很多关于变性的故事。

为了追求真我,勇敢做自己,全球各地都有人跨出那充满争议的一步,成为另一个性别的人。在这些人中,有一些,就是孩子们。孩子们变性总能赢来更多鼓励的掌声,小小年纪就如此果决,实在了不起。但是....也总会质疑的声音:小孩对人生并没有清晰成熟的认知,变性的决定会不会做得太早了?他们长大后,会不会后悔?

最近,澳洲男孩Patrick Mitchell讲述了他一路变性的心理过程:

会后悔,大大的后悔,但好像已经来不及了……

Patrick是个00后,从小就长相乖巧可爱,性格温柔。

他12岁决定变性14岁又反悔 ?可惜有点晚了

他喜欢玩传统认为女孩玩的游戏,喜欢做饭,对体操感兴趣,也非常喜欢时尚。

那时,小孩子之间流行扮演超级英雄,Patrick给自己取的英雄名是‘欧根纱侠’(Organza Man)。

欧根纱是一种质地透明或半透明的轻纱。

如果叫这个名字,那么欧根纱侠...大约...是这种形态吧....

他12岁决定变性14岁又反悔 ?可惜有点晚了

其他人都觉得很怪,但Patrick就是喜欢这种柔软又美的东西。

他有时还喜欢恶作剧,把妈妈的连衣裙拿过来假扮女模特,

他12岁决定变性14岁又反悔 ?可惜有点晚了

因为外形女性化,加上喜欢和女孩玩,有时大人们经常会把Patrick误会成女生。

他12岁决定变性14岁又反悔 ?可惜有点晚了

虽然经常有各种误解,但Patrick从来没有遭到任何心理上的困扰。

他只是个喜欢女生玩具,性格温柔的普通男孩罢了.....

直到Patrick的7岁那年,一切发生了变化。

某天,Patrick屁颠屁颠地跑到朋友家玩,不知道话题是怎么引起的,大人们突然开说说起关于‘变性人’的事。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变性’这个词。’Patrick在几年后的电视台采访中说道,‘因为我经常被认作是女生,然后我心想,

‘哦!这一切都说得通了!说不定我就是一个女孩!!’’

自那之后,Patrick就对变性的话题着了迷。

他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加女性化,更像女生的样子。

学校里的其他男生当然瞧不起‘娘娘腔’男生,在中学的时候,Patrick被欺负得很厉害。

但Patrick被欺负得越厉害,他越坚信,自己的内在肯定是个女性。

那么多个勇敢的变性者都经历过被欺负的过程,自己和他们一样。

中学时,半夜的时候,Patrick总是等所有人入睡后偷偷地爬起床,上网搜索变性人的故事,还有各种潜在的变性手术。

那段时间,他真的是死都想变成女生。

在重度的精神折磨之下,

12岁那年,Patrick艰难地询问母亲Alison,可不可以带他去看看医生,把他变成女生。

Alison是个开明的家长,她仔细考虑过后,同意了。
医生们给Patrick做了各种测试、长时间的询问,他们最后得出来,Patrick确实有性别认同障碍症,他可以变成女孩。

 刚开始,Patrick非常兴奋,他觉得自己终于能实现梦想了。

  但很快,他的抑郁症比之前更加严重....

这是一场和时间的赛跑,Patrick必须在16岁之前,确保自己长得不那么‘像男人’,但他做不到,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发育!

  于是越发焦急、惊恐....最后,甚至出现某些自伤行为。

  妈妈Alison在一旁看得非常痛苦,

  于是她偷偷做了一件不那么合规的事.....

  她将自己的雌激素药物给了当时年仅13岁的Patrick。

  雌激素很有效,Patrick的样貌长得更像女生了,他渐渐留起了长发....

不,这里就是Patrick和其他变性人的不同。

  随着身体一天天发生变化,

  他发现,成为女生和自己曾经幻想的根本不一样,没有从根子上解决心理困扰!

  ‘当男孩是怎么样的,当女孩是怎么样的,我们脑子里对它们有很多幻想的画面。但是只有真的亲身经历了以后才发现,这根本不是原先想的那样。’

  ‘我当时是非常非常想当女孩,我觉得成为女生后,我的一切问题都能被解决了。

  可是,并没有,没有什么帮助!’

  在今年年初,某天,一位女老师在班上叫他‘这位女同学’,

  Patrick突然顿悟了...

  ‘我那一刻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想被当成是女生。

  我突然意识到,我对我自己的身体其实挺满意的。我根本就不需要改变就能足够开心。

  之后的每天,我都越来越好...我原本对自己的性别非常纠结,但突然之间,它对我来说已经不再是一个问题了。’

  简单地说,Patrick不想变成女生了,

  他觉得自己原先的‘男生’性别挺好的。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报道,孩子们的很多所谓的‘性别认同困扰’,其实是‘身份认同困扰’。其实都是青春期旋涡中常见的情绪。’

  ‘没人愿意这种尴尬事被曝光出来,Patrick的故事告诉我们,专家们有时真的可能出错。’

  医学教授John Whitehall则对妈妈给孩子吃雌激素药表达强烈不满:

  ‘你们觉得情绪问题可以通过给孩子们雌激素药来解决?好吧。’

  ‘这根本不是科学的应对方法,这是盲目乐观,是拿孩子做实验!’

  但无论如何,药已经吃了,身体已经变不回去了...

  Patrick在采访中说自己不后悔,但他也表示,自己必须动手术,将大胸切掉。

  现在只有几家医院愿意收14岁的胸部整形患者,他们准备飞往韩国。

  ‘我猜,这可能是最后一个让我重新变回正常人的方法。’

  ‘我真的不想再穿这些宽松的衣服,我想游泳,想做运动。’

  过去几年,澳洲青少年接受激素替代治疗的数量增长了360%,全球其他国家也有类似的迅猛增长。

  其中,有多少人是真的需要做变性,

  又有多少人只是有青春期的身份认同障碍,

  真的说不清....

    作者:佚名 来源:未知
  • 娱乐导航网址大全() © 2015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