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社会新闻 >>

贫困毕业生求职误入传销致死:没成家 不能入祖坟

时间:2017-08-15 12:15 点击:

  核心提示:郓城一中毕业照,倒数第二排右二是张超。 8月7日下午三点半,张超的父亲张国华出现在天津西青区张家窝派出所门口穿着黑布鞋和破衣裳 皮肤黝黑 皱纹如刻痕,一个不算高大的山东男人。 我抗议,我替孩子喊冤!50岁的他声音里满是愤怒,接着他突然变得有些不确

郓城一中毕业照,倒数第二排右二是张超。
8月7日下午三点半,张超的父亲张国华出现在天津西青区张家窝派出所门口——穿着黑布鞋和破衣裳、皮肤黝黑、皱纹如刻痕,一个不算高大的山东男人。

“我抗议,我替孩子喊冤!”50岁的他声音里满是愤怒,接着他突然变得有些不确定,声音放低了些问记者,“可以吗?”

这是李文星事件曝光后的第六天,天津警方通报了这起类似的案件:25岁的山东郓城青年张超误入传销四天后身亡。7月14日,在西青区张家窝镇灵泉北里南侧附近小路,环卫工人清晨打扫时发现了他的遗体。

张超的家在山东郓城县郭屯镇农村西边,父母是“地里刨食”的农民,为了供两个孩子念书,父亲在外接些装修的散单,母亲则在离家一小时车程的制板厂打工。

贫困毕业生求职误入传销致死:没成家 不能入祖坟

曾居住20年的南边土房门口。

贫困毕业生求职误入传销致死:没成家 不能入祖坟

张超曾睡过20年的床,旁边是书桌。

贫困毕业生求职误入传销致死:没成家 不能入祖坟

张国华夫妇在南边土房里的卧室。

贫困毕业生求职误入传销致死:没成家 不能入祖坟

南边土房的房门口,张国华在开锁。

张超曾是张国华光宗耀祖的希望。

张家在村子里是比较困难的一户,几户邻居家的房子都盖到三层,他们家还是一层平房:一家人住在南边的土房里长达20年。老房子已经破败,院内长满杂草,屋内有张超曾睡了20年的床,床单下垫着散乱的草席和枯槁的高粱,床边摆着与人等身高的缸,用以储存粮食。

贫困毕业生求职误入传销致死:没成家 不能入祖坟

张超家翻新后,除了冰箱是新添置的,其他家具还是原来的。

直到五年前,张国华废弃了南面的土房,花几万块钱把北屋扒了翻新一遍,粉刷了墙面,做了吊顶遮盖住斑驳的老屋梁。北屋内都是老家具,只新添置了一台冰箱。

贫困毕业生求职误入传销致死:没成家 不能入祖坟

去年张国华出钱新修的大门。去年,张超工作有了收入,一家人的日子才稍微好转些,张国华给家里换上了暗红的仿铜大门,“万一孩子带媳妇回来,可以认认门”,他说。

他小学读了七年,“当时我们觉得他小,中间给留了一级,”尽管如此,张国华不无骄傲,“孩子上学是一年一个奖状。”

贫困毕业生求职误入传销致死:没成家 不能入祖坟

张超读书时获得的奖状还贴在已废弃的南屋墙上。

贫困毕业生求职误入传销致死:没成家 不能入祖坟

张超获得的证书。

天津警方在通报中披露了一些案情:7月10日张超到天津静海区求职却误入传销组织,7月13日张超有中暑症状,服用了藿香正气水,未见好转。传销人员雇了一对夫妇开车将张超送至天津站让他回家,途中发现病情严重,就将他弃于案发地。7月15日,公安机关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将犯罪嫌疑人祖某某、刘某某、王某某依法刑事拘留。

进入8月,天津静海已开始严打传销。而在张超的老家郓城,张超表姐杨柳说,“十里八乡听闻传销不仅谋财而且害命后人心惶惶。”

眼下,张国华想知道儿子在天津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什么身强体壮的他没能侥幸逃脱。

8月7日,他到天津先后去了西青区张家窝派出所、静海区刑侦大队和经侦大队,一一问询。到他8月8日下午离开天津时,还没有得到答复。“据说把派出所接电话的小同志害得挺惨。”张国华有些内疚,也因而有了推论,“媒体知道越多,警方会说得越少。”

然而,他一边说着拒绝媒体的采访,一边还是忍不住跟电话那头的记者多说几句,“别人也不容易,都是关心咱孩子。”

 

更关键的是,他放不下对案件的诸多疑问,“到底是哪家信息平台让我儿跳进了坑?”、“为什么不送他去医院?”“为什么我儿一米八三的个子,之前身体好好的,会在短短三天里因 中暑 身亡?”“他平时戴眼镜,为什么眼镜不见了?”

6月30日,张超从云南辞职回老家。他歇了一个多星期,期间通过网络平台投递简历,一家自称总部位于山东烟台的建筑公司答应给他“试用期4000,转正6000,五险一金”的薪资,但称在天津有项目,需要他去天津面试。

7月10日,张超搭乘K2386次列车从郓城出发去天津,15时15分到达。

7月10日,张超一早从老家县城的火车站搭乘K2386次列车出发,他买了一张硬卧中铺,15时15分到达天津站。

张超去天津后给父亲发来的两则短信。

15时47分,张超下车不久便给父亲发去短信,“坐地铁3号线到周邓纪念馆下车,再坐588路到苏宁电器下车。”

按此行程,他坐地铁大约要耗时18分钟左右,再从周邓纪念馆到位于静海区的苏宁电器站需要1小时40分钟,全程40公里左右。

谁也没想到,张超正慢慢走向死亡陷阱。

“穷啊,小孩就是想赚钱。”张国华这样解释孩子急切去天津面试的原因。

无奈的抗争

“法律援助是什么……我看不用请律师,可以找人写个状子。”8月8日上午,张国华蹲在静海区刑侦大队门口的树荫下说。

“不成。”张国华的姐夫在一旁断然反对,他劝张国华,请了律师就不用来回跑了,否则不懂还瞎忙活。

早在7月23日,张国华就知道了李文星的事,两个孩子的情况有些相似,出身农村、求职心切、身陷传销、同天身亡。

到达当晚,母亲给他打电话问面试情况,他说还没有面试,因为主管在和别人吃饭,抽不出时间见他,已经有两个公司的人来接了他,吃了饭找个地方住下。

7月11日一早,父亲打电话问他面试怎么样,他说在旅舍还没起床。
等到7月14日,罗梅打了无数次电话给儿子,都无法接通。到张国华下班回家后又打了几次,直到最后打通了,对方说是天津西青区张家窝派出所的,接着告诉他:“你孩子被害了。”
7月15日,在天津市人民医院,张国华夫妇见到了儿子的遗体,他们颤抖的手把孩子从头到脚抚摸了一遍。16日,夫妇二人带着儿子的遗物回到郓城,车票、电脑、衣物、唯独丢失了儿子之前戴的眼镜。7月18日,张超父亲和亲属返回天津处理验尸事宜。家人置办了张超生前没穿过的西服作寿衣,把他放在家里的另一副眼镜给他戴上。当天,张超的遗体在天津火化。
7月19日,张超因为生前还未成家,不能进祖坟,最终被埋在了村外的自留地里。
 

    作者:佚名 来源:未知
  • 娱乐导航网址大全() © 2015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